甜甜蜜蜜小苦瓜,不喜欢说话。
63 12

【奇怪的日常】将军饮马

*有毒的ooc脑洞(躺)

*搞不清这篇的cp向...大概是轻微邦信+扁庄?

*以及,这道题是有解的哟...


    刘邦此生,最搞不懂的就是同伴们的脑回路和数学题。

    尤其是数学题,他要是没有张良的魔鬼 爱心补习的话,就别想按时完成。

    啊,真是烦啊。


—————————————梦境——————————————

    他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他站在在一片荒芜的沙漠上,遥远的地方却能隐约看到一片小小的绿洲。那干燥的风吹起黄沙,刺得他眼睛有些疼。但是他仍然没走,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一个方向,像是在等待着某个人的到来。

    啊,他想起来了。

    他在等待的人是...他。


    他看见了他。

    梦中的他一身银甲威风堂堂,火红的长发被随意在脑后扎成一束马尾,眼角眉梢里有藏不住的英气。

    他策马向他的方向奔腾而来——座下是一匹上好的汗血宝马,真正是四蹄生风。眨眼间,那少年武将便已经来到了他身前,麻利地翻身下马。他恭敬地低头半跪下,沉声道:“末将韩信,参见主公!”

    “真慢啊韩将军。”他轻笑道,微微低头打量着韩信的模样。“请起。”

    “路上有些事耽误了行程。”那少年武将也笑了,他起身,语调也变得轻 松了起来:“怎么,就这么想和我离开?”

    “离开?”

    “对啊,不是你说的吗?”

    韩信疑惑地歪了歪头,似乎对他惊讶的反应感到很奇怪。“你看,我还特意把我的爱马骑过来了呢。你觉得它怎么样?”

    “跟着我,宝马什么的还不多了去了吗。”

    听出他语气里不屑的意味,韩信只是笑着耸了耸肩,转身摸了摸爱马的鬃毛,两人之间有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喂,不是说要走吗?”

    最后还是他沉不住气了,率先开口道。“去哪?”

    “那就天涯海角吧。”

    韩信笑了,眉宇间都是温柔的意味。

    他一时却不知道该怎么接口,毕竟韩信愿意对他说一些小情话的次数是在是太少了。但这个人啊,不搞事的时候真的是...很可爱。

    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笑着。

    “但是啊君主,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

    韩信摸着他健美的坐骑,语气中染上了一丝担忧。

    “我的马已经很久没有喝水了,我很担心它会支撑不住啊。”

    “那就去那边的绿洲让它喝水呗。”

    “也对。”

    这么说着,韩信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狡黠的光芒。

    “那么如图所示,我在接到你之后从山脚下的A点出发,走到河边饮马后


再到B点宿营.请问怎样走才能使总的路程最短?”


    等,等等?!


    不对不对怎么会是这种画风??!



    第二天早上。

    据说昨夜刘邦做了个恶梦。

    但韩信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家君主一个上午看着自己的表情就像吞了一整瓶风油精一样奇怪。


—————————————昨夜—————————————

    “子休,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终于熬夜将工作完毕的扁鹊推门而入,看见床上仍然是清醒的庄周时有些惊讶:“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刚刚造了个梦境送人罢了。”

    庄周微笑着,抬手幻化出一只淡青色的漂亮蝴蝶,看着它翩然而去。

    “哼,谁让刘邦那混小子帮着韩信偷我的鲲。”

    “...子休,你淡定一点。”


—————————————————————————————

这一周运气都有点背呢。

嗯...希望所有人下周会更好。

看到这儿真是非常感谢哟。.比心.

评论(12)
热度(63)
© 魏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