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
39 5

一个来自冬天的小故事(误)

秦越人不喜欢冬季。

那种干燥,寒冷,了无生气的日子。

他不喜欢冬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没有适合的冬衣可以穿。秦越人一年四季都是校服,夏天只穿短袖衬衫就好了,但冬天的话就只有秋季外套可以勉强裹着,但那薄薄的衣物实在是抵不过瑟瑟寒风。

你说去买几件?

秦越人是被一个叫徐福的男人在小时候捡回来的孤儿。徐福是个光棍医生,因为没有专业执照而被就职医院赶了出来,从此过上了开黑诊所的日子。徐福的医术其实很高明,每天都有人找他出诊。秦越人在没上小学前一直跟着他到处乱跑,渐渐耳濡目染地学了很多医学知识,并显现出在医学方面过人的才能。徐福倒是挺惊喜这个孩子的才能,于是两人开始以师徒相称,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

不过现在徐福失踪了。

离开前留下了一张纸条,简单地告诉秦越人说他要出去一段时间,让他先自己过几天。秦越人倒也没在意,毕竟徐福出诊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有时候还喜欢多在其他地方待几天,回家也是一两个星期以后的事了。可是这次,他却过了两个月还没有回来。秦越人开始着急,但徐福所做的工作使他不能报警,只能一个人慢慢找。

徐福留下的存款很快就用的差不多了,迫于无奈秦越人也开始接管徐福之前留下的工作,但那些人们看他是个半大不小的少年,通常没有几个单可接。过了一段时间,秦越人的个子开始猛长,而他的衣服数量却跟不上他成长的速度,渐渐地就只有校服可以穿了。

冬天毫无意外成了他最难熬的日子。而且秦越人正在读高二,是个每天要起早贪黑的学生。

穿上仅有的一件比较厚的长袖,秦越人套上外套,围上徐福用旧的一条围巾就出了门。徐福的出租屋离学校有点远,因为之前秦越人每天挤地铁挤得想吐,他就买了一辆自行车给他。夏天骑还不错,冬天骑自行车那就是煎熬。秦越人尽量把脸埋在围巾里,感觉耳朵被冷风刮得生疼。

教室里虽然有空调,但秦越人在最近一次分座位的时候碰巧被分在了离空调最远的那个角落,从此与空调温暖的风分离。

他倒是觉得很冷,不过他的同桌倒是丝毫不在意这个问题---他直接带了床被子来。

然后上课裹着被子睡觉。

这个人叫庄周,秋季新来的转学生。他是个模样清秀的少年,是个如果没有怪癖的话应该会很受欢迎的人。庄周喜欢睡觉,喜欢睡觉到一种可怕的程度,基本上你能看见他的时候他都在睡觉,上课也不列外。老师对这个学生非常苦恼,不过在拿到庄周第一次月考的成绩他们也就选择性地放弃管庄周这个怪癖。

随他去吧,他们说。

因为没人碰到过他清醒的时候,所以也没人知道他的性格究竟怎么样。

他是个怪人。有的人这么说道。可能他有什么病吧,要不怎么一天到晚都在睡觉。

这次庄周成为了秦越人的同桌。他还蛮喜欢这个新同桌,安安静静的睡着,不吵不闹。他可以随便在课桌里调配奇怪的药品,而不被旁边惊恐的眼神所打扰。

忘了说,秦越人喜欢配制千奇百怪的药品,有时候还会邀请旁边的同学试试效果。

当然,同学们人人都以珍爱生命,远离黑药作为准则拒绝了他。

今天的庄周也在睡觉。秦越人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将书包挂在椅子上。他坐下,拿起英语书准备早读,又被一个喷嚏打断了动作。

不妙,好像有点感冒了。他烦躁地想着。或许该配点感冒药了...要是恶化了就不好了。

秦越人再次打了一个喷嚏,他低声咒骂了一句,打开抽屉准备先找点药吃一点。

他感觉身旁有动静。说实话秦越人吓了一跳,因为庄周从他那床厚厚的被子里探出了头。

“...诈尸了?”

这是秦越人的第一感觉。

庄周动了一下,然后迷糊地侧头看向秦越人。他的眼睛是漂亮的琥珀色,朦朦胧胧的倒映着秦越人惊讶的脸庞。庄周一动不动地看了他一下,突然有了动作。

“被子分你一点。”

他说。

“...啊?”

庄周不等秦越人有所表示,抬手捏着被子的一角将被子扯了一点将他盖住。

“你看上去很冷。”庄周嘟囔了一句,再次趴下。“晚安。”

他几乎是瞬间进入了睡眠状态。秦越人捏着被子角终于缓过神来,总觉得不可思议。

庄周...他跟我讲话,还分了被子给我?

“谢,谢...”

这是他们同学以来,第一次对话。

--------------------------------------------------------------------

可能,也许,大概还会有后续?(有种接不下去的感觉...)

因为有点赶所以非常仓促......

果然是个非常奇怪的脑洞......



评论(5)
热度(39)
© 魏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