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蜜蜜小苦瓜,不喜欢说话。
30 7

【雷卡】▼幻梦▲

◇ooc注意[瘫]

◇cp向为[雷卡],现代Pero,年龄增长有

◇如果都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吧x




   AM.7:45。

   他习惯早起,没有被任何人要求,只是个人的好习惯罢了。他喜欢早晨的空气,还没有被沸腾的人声搅乱;准时响起的几声鸟鸣,天际舒展身体的些许白云,隐没于其后的一颗红彤彤太阳。他睁着眼睛看了窗外一会便轻手轻脚的下床,小心着没有吵到身边还在熟睡的人。

   今天会是个晴天吧。


   踩着拖鞋走到卫生间,梳洗镜里倒映出他睡得有些迷茫的脸和乱糟糟的头发。怎么说呢,一点都不符合一个「军师」的身份。说是「军师」…这只是他私下里对自己的定位,毕竟公司能顺利运行到现在也多亏了镜子里这个脸孔稚嫩的青年出谋划策。

   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了一下呆,然后慢悠悠的开始洗漱。柠檬味的漱口水味道不是很好,含在嘴巴里有股奇怪的味道。要是是其他味道就好了…他一边“咕噜咕噜”的漱口一边腾出手来梳头发,梳齿自乌黑的发间划过,偶尔遇到打结的地方需要用力梳理,他的眉头便会微微皱起。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自己其实很害怕疼痛,即使很微小。

   青年梳洗完毕,习惯性的做了几次深呼吸的动作。然后他转身走出卫生间,朝着卧室的方向大声喊到:

   —起床了大哥!

   床上的男人哼哼了两声,只是不耐的翻了个身继续睡。他也不急,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数着。

   1、2、3——

   “我勒个去几点了是不是快迟到了卡米尔你怎么没叫我啊啊啊啊?!”

   三秒之后雷狮惊慌失措的喊声随着疯狂响动的闹铃在房间里炸开,他看着他顶着一头乱毛到处找闹钟的模样只觉得有种奇异的反差萌。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雷狮早起炸毛的模样,他站在一旁想着,嘴角有一抹微微的满足笑意。

   只有我能看见的大哥这幅模样。


   “啧闹钟哪里去了…下次不设这个铃声了吵的死。”雷狮好不容易从枕头旁边找到闹钟,关掉的时候他终于露出了安心的模样。“呃…今天是…啊,今天我请了假了。”他皱着眉想了想,眼里闪过一瞬间的迷茫之色。顶着一头乱毛刚刚睡醒的男人坐在床上两眼放空的发着呆,几分钟后他终于翻身下床,抱怨着到处找拖鞋。

   大哥,其实你不请假也没有人会说你的。他在心里默默念叨着。毕竟没有职员敢对顶头上司偶尔的假期说“不”吧。

   但是他就是这个性子…随他去吧。

   青年耸耸肩叹道,抱臂看着男人打着哈欠去卫生间洗漱,浴室渐渐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水声停止后雷狮湿着头发走了出来,只是抓着毛巾匆匆地擦了几下就把它放到了一边。不擦干头发是会感冒的,大哥——他想出声提醒,却看见他转身拿起了一旁的吹风机。

  终于有吹头发的习惯了吗,真好。他想起之前雷狮不吹头发就使劲吹空调的行为就无语,毕竟最后喊头痛的人还是他。
 
  雷狮塞了几块面包就当是吃了早餐,他就着速溶咖啡咽下嘴里的面包后就急匆匆的跑去换衣服。他看着雷狮穿上衬衣,系好皮带,全部穿戴完毕后精英气息便铺面而来。
  
  —大哥难得穿这么正式的衣服啊。不过还是很好看,嗯。
  —要是不配那个颜色的领带就更好了…算了算了,他这点从来不听别人的话。

   他看着雷狮穿着他最好的那套西装,偏偏配了一个颜色不符整体效果的领带。
   不过那条领带好像有点眼熟…啊,是自己送的,配他另一套常穿西服的领带。

  
 

   雷狮开车的时候总是十分安静,目光专注的盯着前方不断变化的车流。他坐在副驾驶上,看着他在一家花店前停下了车。他眨着眼睛从车窗内看他走进花店,不由得有些疑惑。大哥居然有闲心买花吗?真是奇怪啊。

   “你好,一束白玫瑰。”
   “已经打包好啦,今年也是吗?”

   店员是个很清秀的女孩,她微笑着递过打包完毕的花束和雷狮寒暄着,语气柔软。

   “嗯。谢谢啊。”
   雷狮回了一个礼节性的笑容,小心翼翼的抱着花束离开了花店。看着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门后,店员女孩悄悄地叹了口气,转身继续和同事们聊天。

   “嗨,你是不是对他有意思啊?”一个同事嬉笑着调侃道,“每次都抢着给他包花。”

   “这位先生是很帅气啦…”女孩整理着剩下的缎带和包装纸,露出的表情有恋慕,更多的却是怜惜。“可是他有爱人了。而且…那个人已经去世了。没看到他每次都买白玫瑰吗?这是为了祭奠那位啊。”
  “欸——”“真是惋惜啊”“多好的男人啊,多金又专一哎”
   小姑娘们顿时吵成了一锅粥,话题渐渐的从雷狮身上转移开来,只有最先接待雷狮的那个女孩再次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不仅是爱人啊…

   车子终于停下了,他伸头向外面看去,不由得微愣。
   这里是…墓园?
   是要给谁祭奠吗?
   他抬头望着远处一排排的石碑,神情有些恍惚。


   他跟在雷狮的身后下了车,随着他缓步穿行在排排石碑中间。一个个刻在石头上的名讳和生卒年在眼前划过,一幅幅或是年轻或是衰老的面容在黑白照片上微笑着打量世间百态。他就这么跟着雷狮一直向前走着,直到前面的男人终于停下。

   “卡米尔。”
   —嗯?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应了,回头看向雷狮的时候却发现他并没有看着自己的方向,而是低头注视着前方的墓碑轻声自语着。

   “卡米尔…卡卡。”
   男人低声说着,语气十分温柔。他在墓碑前蹲下,抬手轻轻抚摸着刻在其上的字样。浅浅的凹痕被雷狮一遍遍描摹着,仔仔细细似乎在书写某一个已经成为过去式的故事。

   “卡米尔,你说过要一直跟随我的。”
—是的,大哥。

   “哼…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没想到你这么任性。不听话的小孩子没有蛋糕吃哦。”
—都多大了,还拿这个威胁我吗…小孩子究竟是谁啊大哥。

   “算了算了,我觉得这个也威胁不了你,毕竟你现在可以独自买很多蛋糕了。我知道你私下里都去了哪些蛋糕店,说了这么大还有虫牙的人要少吃点甜食,你咋就这点不听我的话呢。”
—唔…我知道错了,大哥。

   “不过你现在要是能回来,再次站在我面前…大哥给你买多少甜食都无所谓啊。”

   雷狮微笑着,语调上扬仿佛这一切就是个随意的玩笑。

   “我说,卡米尔,你怎么能死了呢…”
   “你怎么就这么轻易离开了?”
   “你说要一直跟随我的。这不是你说的吗,怎么能出尔反尔呢是吧?”

   风卷起雷狮的衣摆和地上摆放的白色玫瑰,几片花瓣脱落花朵随风飘向了远方。他深呼吸,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只剩下眼底竭力压下的悲伤之色。

   “唉,被你看笑话了。我没事,公司也在好好运作,佩利他们也过得很好…不如说是浪爆了哈哈。一切都很好…我是说,如果你还在我身边就更好了。”

   —大哥,我在的。 我在。

   他徒劳的说着,伸出双手去拥抱他的大哥却一次次落空。他机械的重复着这个动作,眼泪却渐渐从浅蓝色的眸子里滑下。

   我在,我一直都在,大哥…雷狮。
   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啊。

   风止。


   这是卡米尔死去的第7年。

◇其实是卡米尔灵体化q就是以灵魂的模样停留于世间,没有人能看到他,他也无法触摸任何人…
   总之食用愉快,我先溜了溜了bu

评论(7)
热度(30)
© 魏苦 | Powered by LOFTER